温岭在线,温岭新闻网,温岭信息网,温岭信息港,温岭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温岭地图 >

南淝河水滋润着岸边的土地

时间:2018-01-14 03:2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jvsmj.cn
南淝河水滋润着岸边的土地

 

南淝河在合肥北边穿城而过,历史上的合肥城以此分成城内城外。中国古人把风水称为堪舆,也叫地理,据说,1985年,香港一名著名的风水师到合肥时说,南淝河北岸的风水非常好。咱们姑且不去纠缠风水里有多少的合理**,但自从畅通一环工程实施后,那里再也不堵车了,加上新修的阜阳路高架、虹桥,以及正在施工的3号地铁线,那里越来越适合人居。说是合肥的一块风水宝地,这倒是肺腑之言。

一、拱辰门外的变迁

作为一个区域**特大城市,合肥的知名度和美誉度都在逐渐上升。不论是外地的朋友还是本土居民,大家都渴望了解江淮大地上这块古老而现代的土地,贴近她的历史,感受她的脉搏,期待她有个更美好的明天。

但历史上的合肥城在经历几次变迁后,至解放初,逐渐形成了今天环城马路以内的范围,南淝河和包河、银河、琥珀潭、黑池坝等组成了护城河,东南西北分别有“威武门”、“时雍门”、“ 南熏门”、“ 德胜门”、“西平门”、“水西门”、“拱辰门”七座城门,其中“拱辰门”即北门,通过拱辰桥连接城外,并且可以经过桑科铺(今吴山镇)这条古老驿道到达寿州。

有网友调侃:北京是城,天津是港,上海是滩,广州是市,武汉是镇,西安是都,洛阳是郡,成都是府,重庆是渡,南京是邸,苏州是园,杭州是湾,青岛是岛,厦门是屿,沈阳是宫,合肥是郢。

南淝河边的确有许多郢子,比如贺小郢。“郢”其实最早是楚国的都城的名字,位于湖北省荆州城郊外的东北处。相传春秋战国时期为楚平王所建,是当时楚国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。公元前241年,楚“东徙都寿春命曰郢”,历经考烈王、幽王、哀王、负刍四世,共19年,于负刍五年(公元前223年)被秦所灭。此时,楚国人为了不忘故国,纷纷将自己所居的村落,改用国都“郢”的称谓。合肥这个地方当时也是属于楚国故地,许多村落也被称为“郢”,意思相当于村庄。

我在图书馆里查到了1948年**定的合肥城市规划,那应该是合肥历史上第一个城市规划。旧城区面积为560公顷,新城区面积计划为1000公顷,共计1560公顷,应该包括南淝河北岸区域,可惜只停留在规划图上。

合肥刚解放时第一次撤县建市,将整个市区划分为第一区、第二区、第三区和第一直辖镇、第二直辖镇。

1949年2月5日的《新合肥报》详细报道了合肥市****划分的情形:城内内河以北至大东门及北门外、大小岗为第一区;1949年4月,合肥的****区划又有了新的变化,两个直辖镇合并成立第四区。到了同年9月,撤销4个区,分设大东门、车站、西门、北门、南门5个派出所辖区。1951年11月,撤5个派出所,成立车站、东市、西市3个区。60年代初,车站区改称东市区,原东市区改称南市区,又改称中市区。根据规划,南淝河以东、以北地区为工业、仓库区,后来南淝河北岸广大区域又一度属于合肥市郊区。

二、虹桥到底在哪里

宿州路跨越南淝河上有座虹桥,听老人说,最早的虹桥不在这里,而是位于北门外南淝河前面的一条小河,河上有一座虹桥。

初秋的一个夜晚,我在北门附近四处游荡,沿街的铺面大都关了门,有些冷清。走到阜阳路桥与宿州路桥之间的位置,南淝河畔,一手推车摊上热气腾腾,卖的是酒酿汤圆,才感觉肚子有点饿了。要了一碗,用勺舀起一个,放唇齿间轻轻一咬,一股带着纯正芝麻馅的香味流入舌尖。

卖汤圆的老板是个古稀老人,腰已经弯了,背也有点驼了。他骄傲地对我说,他家以前在北门一带还是小有名气的,祖父辈做生意赚了不少钱,到了他父亲手里开始走下坡路了。我赶紧问他知道虹桥吗?他眨巴眨巴眼睛说,虹桥就在他家门前。他用手指着南淝河说,这上面原先有一座桥,叫拱辰桥,北边是一条小河沟,上面也有一座桥,就是虹桥。当然,虹桥比拱辰桥小得多,小时候,他还在河沟里洗过澡。

不知怎么,这时我的脑海里冒出了李白的诗句:两水夹明镜,双桥落彩虹。我看了一眼静静流淌的南淝河,昔日的拱辰桥早已经不见踪影,而不远处的小河流连同河上的虹桥也被一片高楼大厦所覆盖。我只能在想象中体会诗仙的意境,**佛登上高处俯瞰坐落在河畔的北门,觉得它美得好像在画里一样。一条大河和一条小河夹城而流,在秋天里,河水格外澄清,水面泛出晶莹的光,如明镜一般。横跨两河的桥梁在碧水夕阳的映照下宛若天上落下的彩虹。河畔人家的一缕缕炊烟,使橘柚的深碧、梧桐的微黄呈现出一片苍寒的颜色,秋色使梧桐树更显苍老。

我在北门外发思古之幽思是有凭据的。我曾认真考证过虹桥的存在。嘉庆《合肥县志·疆域志》里把虹桥称作洪水桥,地理位置在“拱辰桥北二里”。尽管拱辰桥和虹桥都已不复存在,但《合肥县城图》上清楚地标注着拱辰桥的所在,由此自然可以推算出虹桥的位置。而从嘉庆《合肥县志·疆域志》关于“板桥”的记载也可以佐证虹桥的位置,即“洪水桥东北一里”。可知,虹桥应该位于拱辰桥与板桥之间,至今,那里还有所小学叫虹桥小学,想来也是历史留下的印记吧。

在老合肥的记忆里,虹桥应该是一座石拱桥,大约两米多宽。桥下是一条小溪,晴天干涸见底,而一到春夏之交,洪水**涨,水流湍急流进北门大河,即现在的南淝河。古代志书上记载虹桥也叫洪水桥,那时候合肥的河流比今天多得多,水利设施不发达,一到多雨季节,河水猛涨,一些河道狭窄的小河流,比如虹桥下面的那条小溪,肯定排水不畅。虹桥原先是一座木质桥,大约在1739年清乾隆年间,合肥遭遇一场大雨,小木桥就是在那场洪水中被冲走的。后来附近的商家集资重新修建了一座石头桥,为让后人不忘那段历史,遂取名洪水桥。

到了民国时期,合肥北门一带经常大雨成灾,水患不断。老百姓都说是洪水桥的名字不吉利,给大家带来了灾星,便按照其谐音改称虹桥。

三、白水坝早无芋头可挖

假如你是外地人,那么你可以不知道白水坝,但你一定在网上听过用合肥方言演绎的《挖芋头》:麻早上五点望钟村西头集合,男的带翘,女的带筐,家侠门带绳子,趴拖拉机,骑木特车,拉板车到白水坝挖芋头……对了,彼白水坝就是此白水坝。

《合肥地名录》上记载:白水坝位于北门外濉溪路西段,面积约50亩,原坝中心在今濉溪路上,50年代拓宽濉溪路时被拆除,并将濉溪路南侧几口大塘,称作“白水坝”。刚解放时,那里还是合肥市的北郊,属于典型的城乡接合部,往南走,越过后来修建的环城北路进入市区,往北是农村广袤的土地。《挖芋头》这首网络歌曲创作年代虽是今天,但描写的一定是上世纪50年代以前的事,因为如今的白水坝早已成为繁华的闹市,哪里还有芋头可挖!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